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八百七十章 归来

作者:暗黑茄子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不过虽然知道自己没有胜算,但洛督还是打算搏一搏,毕竟,他认为楚弦就是来杀他的,而他,不可能等死,这些年他也是积累了一些手段,所以横竖都要搏一搏。

    下一刻,洛督偷偷掐个发诀,下面冰层开始有些晃动。

    洛督在这里经营二十年,自然不可能没准备,他做过最坏的打算,那就是被楚弦找上门来,为此,他准备了一个阵法。

    这个阵法,他光是布置就花费了数年时间,可以说是将已经没什么家底的洛督直接掏空,不过洛督觉得,这一切都值得。

    现在,就是连本带利收回成本的时候。

    冰层之下,此刻突然涌出一道金光,如同一道万丈光剑,直接从冰层之下突刺出来,直冲楚弦而去,这一道金光威力之强,足以轻易灭杀道元真人级别的高手,冲出冰面时,整个冰层都发生碎裂。

    不过楚弦不躲不避,只是身形一动,伸手一撑,便是硬抗这一道金光。

    “楚弦,你挡不住的,这一股力量足以达到金仙攻杀的级别,就像是真正的金仙动手,除非,你已经是金仙,否则,必死无疑。”洛督疯狂叫喊,只是接下来,他的话就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在他眼里,应该是可以瞬间灭杀楚弦的金光,此刻却是被楚弦挡在身外三尺,难以寸进,而且看样子,楚弦居然还留有余力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洛督只感觉仿佛一盆冷声当头浇下一般,整个人都开始颤抖。

    楚弦没有动用任何仙器法宝,只是凭借一只手,凭借他本身修为,就硬生生的挡住金光,不光如此,楚弦此刻猛然一推,一股反冲的光芒涌出,直接击溃金光,顺势而下,将冰层之下的阵法直接摧毁。

    “八荒之力!”

    此刻下面的地形都被改变,楚弦这一掌,直接轰出了至少万丈大小的掌印。

    这一切只是发生在片刻之间,洛督看的真真切切,他也是存活了数千年,见识非凡,但此刻依旧是忍不住手指颤抖。

    “你,你是金仙?不,不可能,若是金仙,你不敢这么张扬,你不是金仙,气息也不对,你绝对不是金仙,但,但是你,却有金仙之力。”洛督脸色变化,可能因为太过激动和不信,言语都有些混乱。

    因为他发现,楚弦现在做到了他当年想要做却是做不到的事情,那就是压制修为,但提升实力。

    本来这两件事是必须同时进退的,而且两者本身就是一回事。可是楚弦此刻,居然是拥有金仙的力量,但却不是金仙。

    如此矛盾,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,居然发生了。

    显然洛督不知道,楚弦修炼的功法有些特殊。

    八荒合仙诀,修炼到第八荒,按照道理,是可以踏入无极金仙境界的,但楚弦参悟功法,却是以无上智慧变化其一二,居然是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,便是修炼到八荒境界,却不是无极金仙。

    这么做的好处是毫无疑问的。

    不是金仙,却可施展金仙手段,别说是现在的洛督,就是修为达到鼎盛时期五成,甚至六成的洛督,也不是现在楚弦的对手。

    洛督当然慌。

    和之前不一样,他这一次只剩下本体,死了,就真的是灭亡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洛督害怕了,甚至,他有一丝后悔,后悔刚才太过莽撞,直接触发阵法,若不是这样,说不定还有缓和的余地。

    几乎是在同时,楚弦那边手指一弹,一股力量瞬间将洛督禁锢,虽然后者反应过来,想要挣脱,但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挣扎了片刻,洛督就知道自己完了。

    因为下一刻,他的一条手臂就被斩落,然后被一团古怪的黑影吞尸,消失无踪,彻底和洛督断了联系。

    到了洛督这种境界,一般的断臂根本不算什么,就算是被斩成碎肉,他都可以融血再生,可是刚才,他的断臂是被吞噬掉了,根本不可能再恢复。

    “这是刚才你偷袭的代价!”楚弦说了一句,就像是在惩罚一个不听话的手下。

    洛督此刻能感觉到禁锢自己的力量有多强,那是金仙之力,他曾经拥有过,所以洛督比谁都知道这一股力量的无敌。

    可以说现在他自己,距离恢复这金仙之力还差一些,若是能再给他五十年,他或许可以触碰到,但是现在,他根本无法抵抗。

    洛督也是一个人物,此刻冷笑一声:“成王败寇,要杀就杀,只可惜了我数千年的修为。”

    显然到了这一步,洛督也知道多说无益,楚弦来找他,多半就是要除掉他这个隐患的,而且洛督更清楚的是,这一场他和楚弦的争斗,实际上从二十年前就已经有了定论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年他不信邪,心里还存着一丝幻想。

    现在,幻想破灭,洛督反倒是想要求一死,或许对于他这种级别的强者来说,这才是最体面,也是最好的归宿。

    楚弦盯着洛督,过了一会儿才说出一句让洛督心跳加速的话。

    “实际上,我与你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!”

    顿了顿,楚弦继续道:“想想过去,也是你先进犯神州,这才导致双方敌对一战,为此是弄的不少人枉死,而一旦开战,那肯定是你死我亡,不过现在的情况不同,我足以掌控你,也并非是一定要除掉你,如今我楚弦与你坦诚相待,也希望洛督先生你不要再玩心眼,否则,楚弦也只能选择灭杀。”

    居然还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洛督心思电转,他看得出来,楚弦并没有贬低他,更没有羞辱他,这让洛督心中感觉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同时也是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就说这胸襟,楚弦这个在他眼中的‘小辈’,居然都要超过他自己,洛督此刻是有些羞愧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如何?”洛督想了想,终于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虽然已经是明悟,而且做好了被灭杀的准备,但如果能活,谁不愿意?

    尤其是他这种已经活了数千年的人,有的时候,活的越久,见识的越多,就越不想死。

    洛督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所以如果有机会,他肯定会抓住。

    “打算如何?当然是探索仙道极致,洛督先生当年也曾与三位仙求学,而且数千年来,所见所闻必然是比我楚弦要多,所以,你我可以交流一二。”楚弦说的很坦诚。

    这也是楚弦早就打算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需要洛督这数千年来的见识,楚弦最缺的是经验,恰好这些,洛督有,楚弦要弄清楚如何随意进入彼岸世界,还能返回来,这件事绝对是难如登天,若是以后洛督的帮助,成功的可能性才会有。

    否则,若楚弦自己单打独斗,把握实在是太小太小。

    他相信,洛督肯定会知道该如何选择。

    果然,洛督思谋一下,做出决断。

    “如此,便请洛督先生改头换面,与我回神州之地,咱们可每日探讨。”楚弦显然早有打算。

    洛督那边问了一句:“倘若你真的触及那仙道极致,又待如何?”

    楚弦抬头望天:“自然是要去一趟彼岸,然后,再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洛督惊愕,却是没有再问。

    等楚弦再回到京州之后,身边多了一个人,这人一身锦袍,却是头光无发,也不是僧人,更像是一个文士。

    自然,楚弦带回来的人,没人会来探究身份,只是知道,楚弦经常会与这人探讨交流,有时半日,有时会一连数日,常年如此,从未中断。

    而这人也怪,除了楚弦,也不和任何人接触,更是从不和外人言语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首辅阁内的仙官来说,他们虽然不知道这人的身份,但却是能探究出这个人的修为。

    那至少都是道元级别,甚至更高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杨泰升亲口说过的,甚至于,杨泰升还说,对方的本事,绝对比他要厉害得多。

    这么一位神秘高手,当然是让人猜想,不过具体情况,在这之后的二十多年里,从来没有人真正探查出来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时间长了,大家只会称呼其为树先生。

    因为,这名字,是楚弦叫出来的。

    也因为,洛督的本名之姓,便是姓树。

    树先生,也就是洛督在这接下来的二十年里,亲眼见到楚弦修为的再度提升,二十年前,在北极之地,楚弦说要探究仙道极致,说实话,洛督是不信的,因为他觉得,楚弦是在异想天开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没有人能达到所谓的仙道极致。

    就算是当年三位仙祖那般超凡天地的人物,也同样无法称之为仙道极致,但是现在的楚弦,洛督觉得,已经和当年三位仙祖不相仲伯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对方居然还可以压制修为,不越过金仙之境。

    这简直比自己当年所用的法子,高明了不知道多少,也是让洛督心里很不平衡,当然,更多的是佩服和自叹不如。

    而他这二十年里,就算是不愿意,也只能慢慢将知道的一切,包括从当初那个被他囚禁的彼岸之人身上获取的一些秘密全盘托出。

    一开始,洛督肯定是有他的小心思,但后来,知道楚弦越来越恐怖之后,这心思也就淡了,而且洛督也想看看,楚弦究竟能达到什么境界和高度。

    至于昔日的仇怨,以他们这种级别的存在,说看开就看开了,而且二十年时间,不看开又能怎样?

    暗算楚弦?

    那是找死。

    洛督知道,现在的楚弦,很可能已经是想出了如何在进入彼岸之后,返回的法子了。

    因为就在昨天,楚弦已经是将圣朝首辅阁首座的位子让了出去,给了之前一个叫做萧禹的人。

    洛督明白,他所等待的那一天,马上就要来了。

    楚弦的确是让出了位子。

    首辅阁首座,他执掌了数十年,已经是将圣朝治理的顺当无比,而萧禹疗伤,已经是没有大碍,修为也有进步,踏入了道元。

    所以让萧禹执掌圣朝,楚弦很是放心,当然还有杨泰升在一旁辅助,楚弦已经没什么好担心的了。

    就如洛督所料,楚弦已经是参悟出了从彼岸返回的法门,而且这些年修改自创八荒合仙诀,将极致,从八荒,提升到九荒。

    也是如此,楚弦才有那种傲视彼岸的信心。

    此番前去彼岸,已经不是对方要强拉楚弦过去,而是楚弦自己要过去,这件事,楚弦已经是召集家人,说的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就在前几日,楚黄氏也是过了百岁生日,老太太那边,也是同意楚弦的决定,李紫菀、洛妃、纪纹和杨婉晴等人,也都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相信楚弦能归来。

    当然,楚弦对他们说只是外出游历数年,快则一年,就算是慢,五年也应该回来了,只有李紫菀知道楚弦是去什么地方,是去做什么。

    临行时,李紫菀为楚弦准备衣物,准备法器,楚弦知她心中担忧,此行楚弦是有把握,但也只有八成,并非十成,他也担心发生意外,想着是不是可以不去?

    只是楚弦需要去,一来是为了白子衿,二来,楚弦也想要去彼岸见识一番,看看那里,究竟是个什么地方,有什么特别之处,又会遇到什么人。

    楚弦告诉李紫菀,五年若不归,最迟,也不会超过十年,而十年时间,对于家人来说,也不是特别漫长,她们寿元远超常人,等个十年,说白了,可能便是一眨眼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楚弦走了。

    带着那位树先生,不过送行之人看得出来,那位树先生似乎有些不情愿,但最后还是老老实实跟随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去,世间便再没有人见过楚弦,毕竟若是游历,所到之处,多多少少会有关于他的传闻出来,但这一次显然并没有。一开始还没有引起注意,但时间长了,有些人就觉得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首辅阁和仙军卫一开始还会探寻一下,但后来一点消息都没有,当然是慌张,为此,他们还秘密派出仙人去各方探查,但显然不可能有什么记过,只能作罢,毕竟无论萧禹还是杨泰升,对楚弦的修为都有很真切的认识,这世上,已经没有谁能是楚弦的对手。

    说是眨眼之间就可以过去十年,但有的时候,时间会是度日如年。

    每日,李紫菀等人都会在家门口探望,希望可以看到那个她们熟悉的人影归来,一连数年,天天如此,无论下雨刮风,还是风雪满天,都没有缺席一次。

    一年过去了。

    三年过去了。

    没有音讯。

    五年过去,家中有人着急,楚黄氏天天念叨,但也没什么法子,不过就算是楚弦不在,楚府依旧是鼎盛无比,那是别家无法相提并论的。

    终于,十年过去了。

    李紫菀依旧是定时定点,守在门口,盼望着那个人影。

    十年时间,对于她来说,太长了。

    甚至,有的时候李紫菀愿意用一切来换取楚弦平安归来,她更害怕,楚弦出了意外,永远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她就害怕,这种可能性在她看来,根本就是不可接受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她不会将这种担忧和恐惧表露出来,更不会让其他人察觉到,楚弦将实情只告诉她一个人,所以这一份担子,她就只能一个人来背。

    从天亮,等到天黑。

    就和过去的十年里每一天一样,甚至于,门前街巷,一砖一瓦,一草一木,乃至地上的蚂蚁,李紫菀都已经熟的不能再熟。

    十年等待,在她看来,简直如同过了一百年一样。

    李紫菀叹息一声,准备起身关门,不过就在这个时候,她看到了远处突然出现的几个人影。

    熟悉,即便是十年未见,李紫菀还是一眼就认出来。

    瞬间,李紫菀眼睛一亮,她怕是自己眼花,急忙揉了揉眼睛,再看。

    她笑了,眼中带着眼泪。

    下一刻,她朝着那几个人影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(全书完)
(←快捷键) <<>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